焱晟_无神论。

这里焱晟。FF系列/DOGS/DNF/UL/mugen/KOF。冷门控。

520给对象的段子。稍微屯一下,防止以后找不到。


芥川龙之介不喜欢夏天。

灼烧一样的阳光总会烤得他身上穿着的黑色大衣发热,时间久一些也会有将近中暑的眩晕感,空气中流动的花粉会使他的咳嗽更加激烈,身上因战斗而产生的汗液混合着溅上的血液会给他比平时还要黏腻恶心的触觉。
即便如此,他也从未对任何人道出过什么怨言,亦或者说,芥川龙之介也没有向他人说出这类事情的意识——而在他解决完了十几个目标之后,在看到胡同一旁不知是何时出现的太宰治,被莫名激动的情绪包裹,令他原本就略显苍白的面庞变得愈发毫无血色,连同些微眩晕也涌现到大脑,芥川龙之介捂住嘴巴努力调整着呼吸,这才重新看向站在自己不远处的人。

——我不喜欢夏天。

“太宰……太宰先生?”
“嗯?啊啊,是你啊。我还以为没有人在那边呢。”

太宰治似乎这才注意到芥川龙之介的存在,脚步轻盈地踩过地上的血滩和尸体碎片向前靠近。芥川龙之介反射性地张开罗生门,转瞬之间窄小的胡同就被黑色笼罩,只有些许光线从缝隙间落下,带着杀气和尖锐的寒气的刀刃猛刺向太宰治。

“啊——不行不行,芥川君,现在侦探社和港口黑手党是冻结对立的状态吧。”

言语间太宰治已经抬起手用掌心轻轻地接触到即将贯穿自己的刃物,而它也在顷刻就破碎成黑雾向四周散开,太宰治的表情没有一丝的改变,嘴角始终是带着一如既往的笑意,没有增加也没有减缓,茶色的双眼直直地望入芥川龙之介参杂着混乱温度的漆黑眼瞳。

这举动令芥川龙之介感到了一丝熟悉,使他重新从太宰治的身上体验到那份被威压的畏惧,体内的警钟被疯狂地敲击,同样地也让他冷静了下来观察着面前的青年。

“……你来这里做什么。我想,就算是停战,港口黑手党也没有和武装侦探社的成员私下会面的必要。如果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情报,还是劝你别再妄想了。”
“确实。我没有什么和你见面的理由,只不过是在寻找合适的自杀地点被这里吸引过来了而已——血腥味实在是太重了。芥川君,你也和以前一样毫无长进。”

芥川龙之介像是被噎住了一般身体微微一震。
这种话,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听过无数遍,从加入黑手党被面前这个比恶魔还危险的男人指导,教会自己如何生存,教会自己怀揣着如何的思想,从来不会对自己有丝毫的仁慈之心。
但即使被一次次地打到遍体鳞伤,一次次地感到临近死亡的痛苦。甚至连自己心灵中的空虚也被拉扯扩大,芥川龙之介,仍旧将这位给予他生存意义的男人,永远地扎根在心脏之上。为了得到他的认同,得到那个答案,他只有不断地变强,在那残酷和冷漠的教育下,一次次地死里逃生,成长至今。
——就算像是他那样轻易地抛下自己,芥川龙之介仍旧无法从心里最深处抗拒他说的每一个字。即使前进一步会目睹到世界末日,“太宰治”这三个字,仍旧会令他奋不顾身地前进,迎接比死亡更加可怕的一切。
芥川龙之介握了握指节手掌从自己的嘴巴上移开,视线游弋着又回到太宰治的身上,从衣摆变形出的黑色利刃又一次地向四周散开。

“太宰先生,我已经,不会因为你这种话动摇了。……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我究竟有没有成长,请你来亲自判——”
“我不是说过,现在不行吗。芥川君。”

芥川龙之介的话语还没有落下,便被不愿意继续听下去的太宰治打断。没有什么征兆,太宰治突兀地出现在芥川龙之介的面前,手掌贴近到那个苍白的双颊上,使他一瞬间感到冰霜爬过背脊的恶寒,像是害怕接下去可能会迎来的殴打一般隐约发颤着阖上眼帘,却没有觉察到想象之中的疼痛,反而被掩住了双眼,同时注意到额头上的柔软触觉。

“你啊,就这样一直、一直下去。芥川君。”
“然后在某一天,一切都结束之后,和我一起殉情,和我一起去死吧。”

太宰治的声音很轻,声带没有什么颤动,仅仅是近距离的低言耳语。芥川龙之介的声音卡在喉咙中,明明没有咳嗽却似乎牵引出了些许腥甜的味道,掩在手掌之下的瞳孔回缩着又扩大,他无法看清太宰治的表情,而太宰治也没办法读到芥川龙之介眼中的情绪。
——不愿意去看。不愿意去想。不愿意去摊开真相。
因为打破了这层平衡,只会令他们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

真是太狡猾了。

“……太宰先生,是,不会死的。”

芥川龙之介声音嘶哑着开口,散在周身的罗生门已经散下恢复了平静,衣摆随着微弱的风扬起又落下,被光线照射而涌出的不真实感和胸口的刺痛,也只有他自己不明白,这并不是温度的缘故。他的指尖有些发颤,想要抓住太宰治的手臂,但终究是没有勇气抬起手臂。仅仅是等待着时间的流逝,希望它再慢一些,让这幻觉一样的画面停留得久一些——即使只不过是可笑的奢望。

……我果然,讨厌夏天啊。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