焱晟_无神论。

这里焱晟。FF系列/DOGS/DNF/UL/mugen/KOF。冷门控。

#830
#诺克特生贺
——紧赶慢赶写个简短的段子,取材是每日三题故事的关键词。我家王子殿下生日快乐!!!!
-

入夜。
睡眠一向很沉的诺克特像是被什么呼唤似的醒来,帐篷里闷闷的空气和不算舒适的被子,就算从未抱怨过,但被娇生惯养成长至今的王子殿下仍旧不习惯旅途中的露宿,翻来覆去了几分钟也没有困意,便起身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出了帐篷。
夜晚的温度比白天略低几分,相对的,空气也缀着不易觉察的湿度。这次露宿地点恰好在一处矮草平原的旁边,诺克特下意识地挪走过去,却看到熟悉的身影站立在草坪上,而那人也敏锐地捕捉到了不规律的声响,转回头与诺克特四目相对。伊格尼斯的眼神中明显露出了意外之情,随即又添上了一层疑惑。

“诺克特?有什么事吗。”
“嗯……?因为,突然醒了。伊格尼斯,你怎么在这里。”
“是吗。真稀奇,你居然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伊格尼斯推了推眼镜,视线始终注视着诺克特直到他走到自己的身边,自然地将外衣脱掉搭到了诺克特的肩上。

“我还没有什么困意,所以就把时间稍微分配了一下,明天到后天的行程计划已经安排好了。休息固然重要,不过,我的睡眠需求和你不同。——诺克特,我有说过,在早晚温差比较明显的季节中,晚上如果要行动的话,要把衣服穿好吧,否则的话很有可能感冒。”
“伊格尼斯一直没睡吗?居然不会困,明明每天都有那么多的事情。……哈?那种事,随便怎么样都好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诺克特皱起眉宇不满地低声嘟囔,抬起手拢了拢带着温度的衣服蹲下身坐在草坪上。伊格尼斯则不知道第几次地显露出无奈的情绪,跟随着诺克特坐下靠在他的旁边。

“不如说,正是因为你已经不是处处需要照顾的孩童年龄了,却仍旧不懂得记住这些常识,以后可不会有人一直提醒你这种事,知道了吗。诺克特。”
“嗯……嗯嗯,是是是。”
“……诺克特。”
“是——我知道了,记住了。伊格尼斯。”

深知伊格尼斯接下去会说什么的诺克特拖着长音打断对话,打了个哈欠侧过头用脑袋搭住了伊格尼斯的肩膀。后者沉默了几秒只得隐隐地叹气不再多言,与诺克特一同看向夜空。
微凉的气温与平原上特有的清爽味道抚慰着两人的神经,多日来的疲惫与紧绷似乎不曾存在,旅途的辛劳就算不用表达也显而易见,但并没有谁将它化成语言。
他们的目的是相同的,怀揣着毫无保留的忠诚与信任,从降生至今便牵连着无法斩断的联系,两人之间的羁绊始终如一。而伊格尼斯与诺克特现在这样没有防备的状态,也只有和彼此独处时,才会轻易地放松下来。
诺克特发出几声含糊的鼻音,像是撒娇一样用脸颊磨蹭伊格尼斯的肩头。合上眼睛前言不搭后语地低声说着。

“……伊格尼斯,肩膀好硬。”
“因为我是男人,所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这里的星星,也很好看。”
“确实,这样的景色在以前的城市内部来讲,是很难得一见。恰好今晚的天空很干净,在原野上能看到清晰的星系。”
“啊啊、……是啊。很漂亮。和第一次见一样漂亮。”

诺克特的嘴角提起弧度,蜷起双膝身体也靠住了伊格尼斯,水晶流动似乎也变得舒缓,松懈的情绪使他再次开始打盹。
伊格尼斯凝视着自己身边的青年,翠绿的双眸中倒映出诺克特的面孔。依偎在一起的二人仿佛隔出了透明的空间,于星辰之下,使伊格尼斯溢出一种时间停止的错觉。
就算不用说出口也能理解的事物,与永远无法吐露的心声。——想要传达给他的话语,想要让他明白的心情,想要完成那永远无法完成的冲动。
渴求得到,却无法得到。
这场战争的终末究竟会迎来怎样的变故,即使是这位精明的军师,也无法预测。但他唯一清楚的是,自己会陪伴在诺克特的身旁,直到最后一刻,也会帮助他,完成他的所有愿望。
——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唯一的王,也是为了自己唯一的、最深爱的人。

“……诺克特。”

伊格尼斯将衣服向上拉着盖好了诺克特的身体,低声地唤出已经熟睡的青年的名字,随即轻吻到他的额头,点啄到唇部留下温度。

“——生日快乐。”

你能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真是太好了。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