焱晟_无神论。

这里焱晟。FF系列/DOGS/DNF/UL/mugen/KOF。冷门控。

父亲组真的很棒,我爱他们,总之就是个人妄想ry。
顺便席尔维斯特是伊格尼斯的父亲,v13本应该有重要戏份,15被砍掉了真的好可惜啊……(泣

#席尔维斯特x雷吉斯。
#过去捏造、妄想。


“别开玩笑了!我不会允许——”
“席尔维斯特。”

雷吉斯打断了席尔维斯特的言语,双目注视着他的脸庞,表情中透露出的坚定和固执,是席尔维斯特最为熟悉,却也最为“怨恨”的眼神。因为他清楚,每当这位王决定了某种目的时,自己的一言一语,即使是冷静分析出的最佳结果,都无法对他造成一丝的影响。
雷吉斯沉默了几秒,随即伸手搭上席尔维斯特的肩膀,扬起与平时无异的笑容。

“——你会帮助我的,对吧?”

回想着不久之前发生的场景的席尔维斯特,全部的言语仅仅只能化为颦紧眉心深深地吐出的一口气息,他看了看怀表显示的时间,便拿起身边的手杖拨动开雷吉斯休息的帐篷低下身钻了进去。

“雷吉斯,到时间换药了。”
“嗯……”
“雷吉斯。”
“…嗯……”

席尔维斯特盯着哼哼唧唧不愿意爬起来的雷吉斯等待了几分钟,掐准了时间在秒针指向12的时候,直接把自己冰凉的手指伸入他的脖子里。

“嗯……唔啊啊啊啊啊好冰?!——嘶、疼疼疼疼…!”

雷吉斯几乎是在顷刻窜了起来,冰凉的触感让他的脑袋一瞬间清醒,同时牵扯到伤口的疼痛又让他叫唤着倒回去,一连贯的动作结束后,便呈现出了再动一下就会死掉的状态面部着地瘫平在被子上。

“醒了吗,雷吉斯。”
“……当然。托你的福,席尔维斯特。我不仅清醒过头了,都快要去见上帝了。”

席尔维斯特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把纱布和药膏在一边摆放整齐,将雷吉斯的身体扶正解开了缠在下腹至腰间已经沾染了血迹的纱布,用干净的毛巾轻轻的擦拭着伤口周围。虽然他的动作已经尽可能地做到了仔细,但也不免接触到让雷吉斯倒吸凉气的位置。

“是吗,我认为,如果那头贝希摩斯向你冲过去的时候我不在你附近的话,也许就能加快你见到上帝的速度了,雷吉斯。”
“哎~别那么说,席尔维斯特。总之,事件顺利解决就是好事,我们的冒险旅途就该有一些意外和惊险才有趣嘛!”
“——你是指,用你那无畏到愚蠢的大脑,接受那个女孩仅有的几枚零花钱作为报酬,去迎击那些困难至极又有生命危险,且不知道真相为何的荒唐请求?”
席尔维斯特的声音平静且没有温度,擦干净伤口边沿后用酒精棉球点擦过渗血的部位。雷吉斯因为刺激稍稍回缩了一下腹部,看着面前的男人无奈一般地耸了耸肩。

“别用那种绝情的说法嘛,你想,那个女孩子都哭了吧。”

面色冷峻的男人眉心更加拧紧了几分,他将药膏轻轻涂抹上去之后,撕开纱布绕过雷吉斯的身体缠绕着系好,雷吉斯则摸了摸自己的腰腹笑着挠了挠发丝。

“——哦哦、好厉害,包扎得像专业人士一样。……呐、就算是席尔维斯特,你真的会对这种事熟视无睹吗。”

“……——雷吉斯,别误会了。”
席尔维斯特将药品和纱布收回箱子中,指节敲了敲自己手杖的表面再次和雷吉斯四目相对。
“我的职责与身份并不是慈善家或是救助者,我是为了更大限度地让你在这次的旅途之中得到完美的帮助,作为你的军师和你的辅佐者而与你同行的。”
“——我希望你有着身为国王的自觉,你的很多决定在我来看,都是盲目且愚蠢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有利之处,甚至会步入危险的境地。……就算真的如你所说,我会为他人带来帮助,也是建立在‘这种事不会对我的利益造成威胁’与‘我的安全会得到保障’的基础之上——况且,我的任务,是保护你,雷吉斯。”

似乎已经预料到席尔维斯特接下去会进行说教一般的雷吉斯眼神游弋开吹了一声口哨,没头没尾地说出一句话。

“嗯嗯——那样啊。这不是正好吗?”
“……哈?”
“你看,席尔维斯特。我是国王,我的任务是爱戴守护我的子民,保护他们的性命。”
雷吉斯笑着伸出手,轻轻的用指尖碰了一下面前那人的胸口。

“——然后,席尔维斯特的任务,就是辅佐我,保护我。这样不是很完美的事情吗?”

“……——”

席尔维斯特因为他的言语明显地愣了几秒,然后抬起手结结实实地给了雷吉斯一个爆栗。

“好疼?!席尔维斯特,你做什么啊——!”
“这是对任性又胡来的国王的惩罚。”

席尔维斯特用掌心轻轻地扶住正打算继续说什么的雷吉斯的额头,拨动了几下侧边的碎发,没有和雷吉斯的视线交错,却也货真价实地柔和了几分那严肃的气场。

“不过,你说得也没什么错。”

——即使他从未说过,但如果是这个人的命令,如果是他愿意开口的话。
就算对手是神,席尔维斯特也可以为了他去弑杀神明。
带着对他的恋慕,与深爱。

“我会保护你的,雷吉斯王。——永远(Always)。”

评论(8)

热度(8)